• 首页 » 电影 » 纪录片 » 加勒比温泉大乱战 在线点播迅雷下载
  • 加勒比温泉大乱战
    加勒比温泉大乱战
    主演:福山润野口衣织鸟海浩辅渊上舞
    类型:日韩动漫
    导演:荒川眞嗣
    地区:日本
    年份:2018
    语言:
    备注:更新至4集完结
    更新:2022-05-23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倒序↓顺序↑

    加勒比温泉大乱战

    参加跑步比赛,快要坚持不下去时,同学的一个鼓励的眼神,使我继续跑了下去的...二者兼,真英雄。 夺金牌,争第一。无名次,不重要。 关键是:赛精神,赛...旁观者言: 胜也好 败也罢, 唯有参与, 方能领略到运动的真谛。 67.赞三...



    吠舞罗的K 红之记忆

    赤城翔平找到了吠舞罗,听说只要加入就能获得力量。一进去,就看到了草薙出云,拿着相机、一脸微笑的十束多多良,以及自己的青梅竹马小山,坂东三郎太。可是坂东却很抗拒他的加入,还想要把他给赶走。赤城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弃,他找到了赤王周防尊,周防的左手燃起一把火焰,“想要加入,就握住我的手。”赤城毫不犹豫地抓住他的手,发现火焰虽然在燃烧着他的手臂,却没有伤他半分。撩起袖子,才看到左手的手臂上,刻着一个印记。接着在吠舞罗这几天,坂东一直在针对赤城,仗着自己是前辈就一直在使唤赤城干活。八田看不下去便教训了坂东一会。镰本也有点受不了坂东突变的龟毛,但赤城只是笑一笑,毫不在意。赤城迅速跟赤组全员建了一个很好的关系(坂东除外)。但十束看得出来,赤城有一件心事还没告诉他们,有点担心他的样子。坂东一脸暴躁地踢了凳子一下,却迅速被草薙制衡。几杯黄酒下肚,有点微醉的时候说出了讨厌赤城的理由,其实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吠舞罗众倒。出羽突然慌乱地跑进来...另一方面,赤城借着赤色的能力去解救自己的朋友。一步一步地接近危险... 经过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赤城的朋友掉入“罗刹”,一个贩卖毒品的组织的诡计中,赤城是为了拯救她才会加入赤组。正当赤城想要一个人硬闯的时候,被坂东找到,并揍了一拳。坂东怒诉赤城不管吠舞罗擅自行动。气消过后,坂东决定跟赤城一起去救那个女孩。两人去到罗刹聚集地,把一部分的小混混给打垮。(翔平在这里的失控样可以让我们知道赤组的能力就是“暴力”)可是还是被罗刹用要挟打垮了。在翔平快要被铁棍击中的时候,坂东为他挡下了这棍。快要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草薙带着周防等众人进来救他们。周防留下这么一句,“沉醉于力量,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哦”。后来第二话完结的时候,坂东跟赤城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但是坂东还是提醒了赤城自己是个前辈。) 第三话的开场还是十束的镜头。吠舞罗在进行一场棒球赛,无论八田再怎么出尽全力,最后周防还是以稳胜的姿态完结这场游戏。千岁洋心事重重,因为他昨天邂逅了一女的,可是事后又忘记她是谁。正当他在用力想要想起的时候,那个女人出现了。。。千岁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逃!经过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那女人就是“断指玛丽亚”,一个当杀手的Strange(不属于任何一个氏族却自身有能力的人)。千岁只觉得大祸临头的时候被十束跟出羽挡下询问。好不容易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之后,玛丽亚找到他们。并且气冲冲地想要取千岁性命。千岁只得拉着出羽继续逃,出羽叫十束先走,然后十束就真的先走了。。。(─.─|||。千岁跟出羽躲到一个仓库里,而千岁尽力想要想起昨天晚上。十束被断指玛丽亚发现,性命垂危的时候,他还是直视她的眼睛,“真正令你悲伤的是什么?”后来千岁跟出羽还是没有躲过被找到的命运,正当玛丽亚想要发动攻击的时候,千岁紧紧地抱住玛丽亚,“再见。” 4月1日16点30分,大雨天里,藤岛背着一个无名的少年去吠舞罗。金发少年在过了一阵子之后惊慌醒来,询问之下才知道他的名字叫艾利克·苏尔特,满口的英语让八田抓狂。虽然态度有些不好,但这个名叫艾利克的人在见到周防的时候吓得倒地了。第二天艾利克还留在吠舞罗里(八田很不满很不满),艾利克的态度还是一样,但好像是无家可归。本人也不愿意说出原因,他只是一再地问,“这里是……吠舞罗吗?”藤岛跟草薙开始告诉他,最强的是周防,其次是草薙,能把赤色能力发挥地最好的是八田。而十束,是唯一一个不会打架的人。艾利克默默地把这些放在心里。接下来这好几天艾利克还是留在吠舞罗里(八田继续很不满很不满)。十束向艾利克提议加入吠舞罗,但是艾利克只是漠视。“我,就是狗啊。”艾利克在周防午睡的时候慢慢接近他,却被周防用火击退(毁了二楼老板快疯了)。周防只是告诉十束说自己只是作噩梦,但是却提醒十束小心艾利克。另一边,艾利克用电话在报告,却被一边的藤岛听到了。傍晚时分,十束把艾利克叫到公园,说是有话要跟他说。刚好,艾利克也有事要找十束,背后,藏着一个刀子。 艾利克想要刺伤十束,却被藤岛用手握住刀子。十束抓住艾利克手臂,露出一串串青紫虐痕,才发现原来艾利克是“冰川组”的一员,可是因为父母双亡所以被虐待,而这次的刺杀行动就是他所接收到的任务。十束跟藤岛都想要艾利克加入赤组,所以十束就给草薙打了个电话。之后周防就自己一个人找冰川组“好好聊聊”。藤岛跟艾利克来到了周防跟前,藤岛想要认错,却被艾利克挡住,扬言会自己一个人接受所有处罚。周防的左手燃起一把火焰,放到艾利克头上。虽然是一串串惨叫,但艾利克却发现自己丝毫无损。觉得肩膀有些异样,扒下衣服一看,一个吠舞罗标志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肩膀上。赤组在看着那个一年半前、艾利克初次来到吠舞罗的视频,各自沉醉在影片里的回忆时,八田往艾利克头上揍了一拳,带领着赤组众员离开。而周防、安娜跟草薙却在吠舞罗里,静静地看着这些十束拍下的影带。 安娜在一堆影带中翻着那个有拍到十束的视频,正当草薙还在怀疑的时候,安娜递给他一个写着“马刺身风波”的影带。草薙一看,轻笑说,“啊……是有过,这么件事呢。”时间回溯到5月10日17点30分的时候,藤岛带着安娜来到草薙面前,说要养宠物。草薙本想着如果是猫猫狗狗的话也就算了,谁知道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只马。周防醒来之后,安娜要他给马命名,周防思考半分之后悠悠吐出一个名字,“马刺身……”。从此这马就叫马刺身了。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马刺身不是一只普通的马,而是一只有着超能力的动物。可是这只动物的生命正在垂危的险境中,因为他毁了草薙最珍贵的酒吧……镰本跟藤岛带着安娜跟马刺身决定还是要逃难一下来得好。镰本抱着一堆食物在吃,艾利克也跟在他们的身后。马刺身虽然是一只超能力者,可是他的能力就是能长出翅膀……仅此而已。而当他们走在跟前的时候,却被两个穿着蓝衣服的人拦住,Scepter 4(青组)的道明寺安迪跟秋山氷杜。原来马刺身是从青组里面逃出来的超能力者。据道明寺所说,马刺身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存在(其实只是他被踹了一脚)。而当赤组与青组准备起冲突的时候,马刺身背着安娜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赤组众人准备营救安娜,而青组以及青王,宗像礼司,也展开了他们的行动。 赤组好不容易找到了安娜跟马刺身,却没能停止马刺身的奔跑。坂东想要拦住马刺身,却被马刺身往脸上踹了一脚。青组的车也同样跟随在马刺身身后,道明寺同样想要停止马刺身,却被马刺身往脸上踹了第二脚。草薙跟十束知道情况之后,决定要跟Scepter 4 交涉一下来继续追寻马刺身跟安娜,却被Scepter 4 的副长淡岛世理给拦下了。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十束跟草薙坐着青组的车出现在安娜的身边,但安娜却不想跟他们走,“这孩子……有它想去的地方。”接着马刺身就带着安娜离开。草薙十分着急,十束却觉得很放心。马刺身带着安娜继续奔跑着,却在前方遇到周防尊。安娜表示想要让马刺身去他想去的地方,周防尊只是轻叹,便带着马刺身跟安娜一起往前走。突然,安娜看到上方有一个人影,但尊只是叫她别看。马刺身去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发现那是个婚礼。原来马刺身只是想要看一眼那女主人,可是它知道自己是超能力者,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以前了,所以它只想要看一眼那个人穿上婚纱的幸福样子,便满足了。淡岛世理出现要带马刺身离开,被问到名字的时候,淡岛觉得名字太难听就给它重新改了一个。从此,马刺身就变成了“白色豆馅炖豆腐”。(马刺身快哭了)回去吠舞罗之后,安娜一直闷闷不乐,而十束只是拿着相机对着安娜。安娜生气地将摄影机转到十束身上,而十束想用手挡住。影片外,看着这一幕的安娜展颜一笑,“……找到多多良了”。 草薙在雨声里从噩梦中惊醒,梦到了一如既往坐在酒吧沙发上说着“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的十束,继而又看到了受体内火焰力量侵蚀的周防,达摩克利斯之剑几近摧毁。烦闷地爬起来想去酒吧看看那两人,却在路上遇到了淡岛世理。因为是休息日,淡岛只穿了一身日常优雅的裙装,但由于雨天路滑,正摔断了鞋跟瘫坐在地上。草薙于是邀请淡岛先回不远处的自己家烘干衣服。淡岛洗过澡后,草薙帮忙处理了她腿上的擦伤。两人在等着衣服烘干的这段时间里,由马刺身的话题聊到了各自的王。用草薙的话说,周防与其说是赤王,其实就是个白痴。高中时候,十束曾提议玩一种比胆量的游戏,三人一起从临海的草坡骑自行车冲下去,谁最后一个刹车并不落入海里的就是胜者。草薙只骑了一小段距离就美其名曰安全而踩了刹车,觉得不可思议的十束因为惊讶于草薙的行为,没掌握好平衡摔下了车,而周防却自顾自一个人骑了下去,从始至终没刹过车,直愣愣淡定地冲进了海里。淡岛十分无语地做出了他是白痴吗的评价,草薙又讲起了另外一个故事。还是高中的某一天,被草薙评价为脑子也不太好使的十束突然火急火燎地跑来跟两人说有不得了的大事。跟去一看,原来是跟他们关系比较好的一位女老师正在更衣室换衣服,而从窗口的角度看进去,全景一览无余。结果这时老师转过了头,草薙和十束瞬间蹲下身子躲了起来,而周防却像没事一样一脸淡定地站在那里继续喝他的草莓汁,面对只穿了一件内衣的老师,周防若无其事地打起了招呼,“哟”。面对彻底无语的淡岛,草薙讲出了第三个白痴故事。十束曾找他和周防一起玩踢罐子的游戏,周防当鬼。草薙趁无人防守小跑着去踢罐子,却被突然从背后冒出的周防抓住脑袋往地上猛的一砸,血溅当场。看着过分认真的周防而直冒冷汗的十束,继而也下场惨烈的牺牲了。又聊了没几句,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暧昧起来,淡岛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因为临时任务而赶去现场的淡岛,想问自己的王在成为王之前是什么样子的,却还是没有问出口。借口身上的烟味只是一个熟人的,便匆匆去换了衣服。另一边,草薙来到了酒吧,进门便看到周防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而十束趴在一边睡着了。草薙于是拿起了十束的录影机,将这一刻记录了下来。 时隔两月,赤城从老家回来了。走进酒吧却发现八田等人的气氛不太对,似乎生着什么气。转眼便看到酒吧里多了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瘦高帅哥,正被众多女生包围着,好不受欢迎的样子。一问之下,那居然是中暑了的镰本,由于胃口不好几乎吃不下东西,所以一到夏天就像彻底变了个人一样。册众人由于心理落差过大,于是,由千岁、八田、坂东组成的“镰本力夫增肥委员会”就这样成立了,勉强也算上为了确认那个瘦子到底是不是镰本的赤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人对镰本的照顾无微不至。提供改善肠胃促进食欲的茶饮,结果被女生们认为镰本好有品味;逼迫镰本每天泡香薰澡促进新陈代谢,结果女生们又迷上了镰本身上的香味;三人轮流下厨每天做出好多镰本以前爱吃的大餐,不停请镰本吃饭,在大家吃西瓜的时候为镰本奉送上大份冰激凌圣代,往镰本的饮食里加入一切高热量成分...于是一个月后,镰本成功回到了胖子的形象。众人本以为这样镰本就不会再那么受女孩子欢迎了,期望着心理落差的弥补。结果,一个女孩子就在这时冲了进来直奔镰本,并声称镰本终于这么快就回到了最帅的胖子状态真是太好了。至此,镰本力夫增肥委员会彻底黑线石化。 吠舞罗因为最近的毒品事件而全员出动。将贩卖人抓住,经过一番威逼询问之下才知道货源是从“同业者”,一个能在地下生存的异能者,代号“鼹鼠”的人,手中拿到。贩卖人绝对的惊慌之中,可是当他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却只是轻蔑一笑。八田看到那个笑容,想到的却是另外那个人的笑,以及他说的话。为了寻找“鼹鼠”,吠舞罗全员都往不同的方向探测消息。草薙找到“鼹鼠”所在位置之后经过镰本发给八田,心急的八田没有等上镰本便一个人往一栋废弃的大厦寻去。大楼内异常地黑,窗户都被死死地封住。在八田对“鼹鼠”的技能做出推测的时候,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八田以为是“鼹鼠”便与其决斗,但在看清楚对方的脸之后愣住了。来者不是“鼹鼠”,而是伏见猿比古。伏见的意图跟八田一样,因为Scepter 4在追捕“鼹鼠”,因此伏见找到了“鼹鼠”的匿藏地跟一堆的毒品。两人相对,免不了一番语言上跟肢体上的针锋相对。伏见对八田那极其崇拜周防的态度表现出完全不屑,激起了八田的战斗欲。但是在两人疏于防范的时候,有人引爆了一个炸弹。爆炸过后,八田跟伏见发现他们被困在地道里,没有信号也没有出路。但是八田担心的不是要怎么出去,而是要在这个地方里,跟伏见独处...... 清早被吵醒的周防尊看着跪坐在自己肚子上,穿着卡通连体睡衣,拿着十束的录像机的安娜,得知了吠舞罗全员不在家,今天负责看家的事实。被十束拜托看家的安娜获得了十束的录像机的使用权,决定要拍周防的安娜就连周防洗澡都忍不住跟上去(虽然被丢出来了)。洗过澡的周防面对肚子咕咕叫的少女,用简单又快捷的方式提供了营养丰富(大概)的早餐。出门的两人遇见了黑道的崇拜者,在和两人打招呼时问及是否在和可爱的小姐约会。把这次出行定义为约会的安娜幸福的跟在周防身后,来到了游戏场。本来想玩上次和美咲他们来时玩的游戏,却在周防吓到店主时改成了抓娃娃。几次没能成功抓到安娜想要的娃娃的周防使用暴力击碎了娃娃机的玻璃。来到书店的周防在安娜阅读《爱丽丝梦游仙境》时被问及了不认识的词汇,干脆直接讲给安娜听,偏巧遇见了来买拼图的宗像礼司。面对宗像的疑问安娜回答是在约会,黑着脸的周防拎着安娜离开图书馆准备吃午餐。因为没有吸烟区的位置,虽然很不爽却还是熄掉了嘴上的香烟,在安娜问及吃什么时选择了随便,被安娜选择了儿童餐。面对安娜,周防问及安娜似乎吃的变多了,安娜表示来到吠舞罗后,出云会帮忙想菜单,十束会帮忙做饭和点心,一起制作的过程,就连美咲和镰本也会分零食给她,慢慢的就变得能吃起来。并表示能够来到吠舞罗真的是太好了。两个人又相继去了很多地方,安娜在表示很开心时,录像机发生了故障,拿过来检查的周防失手掰坏了录像机。捕鱼回来的十束被告知自己的录像机的损坏,面对内疚的发抖的安娜和似乎也察觉自己做了坏事别过脸去的周防,十束大大咧咧的揉了吠舞罗公主和king的头来表示不用担心。安娜对十束说也想留下回忆,十束安慰道,那就把今天的所作所为告诉我吧。因为回忆是一种铭刻在心中的东西。